欢迎来到道义论文网,本站长期提供代写硕士论文,代写毕业论文和职称论文发表服务!
硕士毕业论文代写,职称论文发表上道义论文网!

代写硕士论文网 > 论文范文 > 艺术文学论文 > 语言学论文本站提供代写毕业论文,代写硕士论文和本科论文服务!

社会语言学视角下的政治关系论文(共两篇)

作者【佚名】   来源【道义论文网】   发布时间【2018-12-04 19:10:43】   点击量【

  社会语言学视角下的政治关系论文一


  论文题目:社会语言学视角下语言和政治关系的研究综述


  摘要:语言是人们按照一定规则表达意思、交流思想的工具,是人类特有的交流工具,它必然会对政治、经济和社会、科技乃至文化本身产生影响。政治是上层建筑领域中各种权力主体维护自身利益的特定行为以及由此结成的特定关系,是人类历史发展大一定时期产生的一种重要社会现象。语言与政治有着密切的关系。本文试图在探究语言和政治的关系以及政治正确性基础之上,讨论在社会语言学视角下政治语言的研究方向。


  关键词:语言;政治;政治正确性;社会语言学


  一、引言


  语言与政治有着密切的联系。政治家们把语言用作工具以提升、保护和合法化自己的权力以及权威的声音,使他们对政治秩序和社会秩序的观念得以具体化。语言学家们把政治语篇作为研究政客们的观点的阵地,对语言与政治的关系进行了细致入微的研究。


  社会语言学在一般中国语言学者的认识中,主要研究的是诸如地域方言、语言规划、流行语之类的问题,可是,在西方近年的语言学研究中,不但政治语篇研究早已蔚为大观,其中运用社会语言学理论对于政治语篇的考察,更既深化了对于政治言语行为的分析,也有效拓展了社会语言学的理论空间。


  二、语言和政治的关系


  语言和政治的关系十分密切。Chilton & Schaffner(1997)就指出:“一方面没有语言政治就无法实施,另一方面很可能由于语言的应用才产生广義的‘政治’”。Lakoff (1990)说得更明确:“政治即是语言,同时语言也是政治”。Joseph(2006)认为,“我们正逐渐意识到语言作为政治活动的过程的基本地位,以及在那些被我们承认为‘政治的’各种活动和实践的语篇当中,语言所处的地位。”如果没有政治语言这一工具,政治传播就不可能发生,因为语言就是产生于人们对思想交流和传播的需要。政治权力的实现很多时候是依靠语言。政府可以通过禁止某种语言的使用从而控制少数群体,例如土耳其政府曾在2002年对库尔德语施加限制,禁止使用库尔德语作为教育和广播的途径;但在2013年土耳其总理又宣布允许在竞选中使用库尔德语,以推动解决库尔德地区的问题。同样,为了赢得西班牙裔和其他少数族裔的选票,《美国联邦选举法案》曾试图让更多的少数族裔参与政府工作;加拿大政府不断增加双语(英语和法语)公务员的工资,以期削弱魁北克地区的分裂主义。政治与权力不可分离,可以通过很多方式实现权力、巩固政治信仰:封建专制统治下的政治高压(主要是暴力统治和战争),民主社会中的法律法规等。不过,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说服人们自愿按照政客所说的去做(Fairclough,1989)。因此,语言在其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三、“政治正确性”的产生和运用


  自20 世纪80 年代以来,美国国内发动了一场要求修正美国英语中具有歧视性和偏见性的语言的“政治正确”运动。在此运动的推动下,美国英语有了新的变化和发展,出现了很多“政治正确”语言,这些语言从20 世纪90 年代开始得到广泛运用。


  (一)“政治正确性”的定义。《朗文当代英语辞典》(1998 英语版)对“政治正确性”给出的定义是Politically Correct(adj.): language, behavior, and attitudes that are politically correct are regarded as right and acceptable because they are careful to avoid of fending women, black people, DISABLED people etc 在《英汉大词典》(陆谷孙 2007第2版)“政治正确”被解释为“力求避免在言语表达或行为上排斥、忽视或侮辱处于不利地位者”。一般语境下的“政治正确”是指为了避免真实存在的或所谓的不公正的歧视言行、思想而采用另一种变换的词语、行为或思想观念。例如为了避免出于种族、性别、性取向、身体残障、宗教或政治观点的不同而产生的歧视或不满而采用的相关中性词语。


  (二)“政治正确性”的起源和发展。“政治正确性”的思想受萨丕尔-沃尔夫假说(Sapir-Whorf Hypothesis)的影响,该假说认为“Language represents thought and may even control thoughts”, 即语言可以代表甚至会控制人们的思想。人类的思考模式受到其使用语言的影响,因而面对同一事物时可能会有不同的看法,它通常用来描述人群的语言影响力。虽然这个论断仍然颇有争议,但“政治正确”是基于这个理论建立起来的。


  1975年,美国全国妇女组织主席卡琳·迪克劳(Karin Diklau)就英语中歧视女性的语言现象公开发表讲话,并首次提出了语言要追求“政治正确”的观点,迅速得到了公众的响应。女权主义的发展进一步推动了美国英语中“政治正确”词语的完善。同性恋解放运动(Gay Liberation)也使美国英语中“政治正确”词语得以丰富。到20世纪80年代,要求修正美国英语中具有歧视和偏见语言的“政治正确”运动热烈开展起来。运动的主要推动者是社会活动家、学者和学生,他们致力于改变美国社会中的各种歧视和偏见,主张用政治正确性语言代替歧视性语言,在语言层面上维护人们的尊严和平等。20世纪90年代后,讲话要“政治正确”在整个社会已蔚然成风。随着其影响的扩大,逐渐被看作是美国社会对其内部曾经存在的各种不平等现象反省的结果,是社会整体范围内的语言自律。


  (三)美国英语中“政治正确性”的影响。语言是文化的载体,并随着不同时代的社会文化变迁而不断发展。美国英语中“政治正确”语言的出现反映了当代美国社会文化的变化,也反映了当代美国人对平等思想的诉求。当前,美国人提倡使用和正在使用的“政治正确”语言,主要是针对传统语言中歧视性语言更正之后形成的语言,这些影响可以归纳为以下几类:


  1.对含有种族歧视词汇的影响。“歧视性语言指的是用侮辱性字眼来指称某一性别、种族、年龄、性取向的人, 具有某一国籍、民族和语言背景的人, 身体或精神上具有异于平常人特点或能力的人以及持某种政治和宗教观点的人, 或以伤害性的态度、在没有明显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将某一群体固化为具有某一特点。”在美国英语中可以发现为数众多的歧视性表达方式, 而针对种族的不在少数。


  在追求“政治正确”语言人士的倡导下,这些歧视性语言得以更正。例如,与种族关切相关的称呼语发生了很大的变化:nigger/negro (黑鬼)被African American (非裔美国人)替代,Chink(中国佬)改称Chinese American,Indian (印第安人)改称American Indian/Native American等等。


  2.对含有性别歧视词汇的影响。这种歧视主要是针对女性而言,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一些词汇具有性别指向性。如很多职业名词常用man作词缀,如businessman, policeman, chairman 等,在女性进入这些工作领域后,才派生出与男性相对的职业名词,如businesswoman, policewoman, chairwoman等;二是当性别指称不明确时,常使用男性词汇,如,常把man, he, him, himself等作为共性代词,泛指男性和女性。


  man等作为通用名词的习惯用法和he等泛指代词的语法规则都含有忽略或轻视女性的客观存在以及否认、贬低女性价值和社会角色的倾向。在“政治正确”运动推动下,这些性别歧视性语言逐渐被取消了。如businessman 和businesswoman、salesman 和saleswoman、chairman和chairwoman,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都统称为person,即用businessperson, salesperson, chairperson等中性词取代,弱化了男女性别差异;而当性别指称不明确时,现在常常使用he or she, his or her, himself or herself 或用复数代词they, their, them等


  3.对含有年龄歧视词汇的影响。美国英语中也有一些针对年龄的歧视性语言,这类语言主要针对老年人和未婚大龄女子。如称老人为old people, older person, the elderly,称未婚大龄女子为old maid, spinster等。很明显,spinster带有明显的贬义色彩。spinster指年华已逝,很难结婚的女子,中文意思就是老处女,这是对女性的贬低。而bachelor含义却不同。


  在“政治正确”语言主张者的倡导下,美国人已开始使用senior citizens(年长的公民)、people who past their primes(过了鼎盛期的人)来指代老人,从而淡化了老年人年迈体弱和行动不便的形象,赞扬了他们具有丰富阅历和经验的优点;使用single woman, woman 等中性词汇指代未婚大龄女子,回避了偏见和歧视成分。


  4.对含有职业歧视词汇的影响。为避免对从事某些职业的人群的歧视,“政治正确”语言主张者倡导,人们应使用一些能使听话者感觉舒服或被尊重的语言。如,称cleaner/dustman(清洁工)为sanitation/sanitary engineer(卫生工程师),称tree-trimmer(树木修理工)为 tree surgeon(树木外科医生)等。在这种观点的影响下,当前有些行业的美国人也开始美化自己的职业称谓。bootblack(擦皮鞋的)称自己为footwear maintenance engineer(鞋靴保养工程师)等,无疑是语言文化的一种进步。


  5.对含有宗教歧视词汇的影响。为了维护不同宗教信仰者的平等,“政治正确”语言主张者倡导人们使用无宗教信仰歧视性语言。如,以前提到名字时常出现的Christian name 被given name、first name 或personal name 取而代之;为了回避“歧视不同宗教信仰者”之嫌,在圣诞节时多用Happy Holiday 替换Merry Christmas,因为holiday没有任何宗教意义,适用于任何对象和任何场合。


  6.对含有其他歧视词汇的影响。由于美国社会中还存在很多不同群体,要在语言上追求人人平等,“政治正确”语言还需要更正以前社会中针对这些群体的一些歧视性语言。出于政治正确的需要, 一个新的后缀-challenged应运而生, 专用来委婉形容缺憾。残疾人开始被称做“体能受挑战者”(physically challenged),而不是the handicapped 或the disabled;精神病人摆脱了the lunatic 或the insane 的恶名而成为“精神受挑战者”(mentally challenged);丑陋的人(ugly)被婉轉地称为“美学上受挑战者”(aesthetically challenged);midget(侏儒)被称为“垂直方向受挑战者”(vertically challenged)。


  社会语言学视角下的政治关系论文二


  论文题目:政治经济学视域下的语言学研究


  【摘要】语言与经济及社会制度密切相关,但政治经济学视域里的语言研究少之又少,本文是在政治经济学视域下对语言学的研究做一些初步研究,主要从两个方面进行探讨:1.社会制度和规约对语言的发展产生了哪些影响;2.语言又对社会和经济的发展有什么反作用力。


  【关键词】社会制度;经济交换;语言演变


  一、引言


  自Jacob Marschak在“The Economics of Language” (1965)中提出“Economics of Language”这一概念以来,便兴起了一股研究“语言经济学”的潮流,但对于“语言经济学”这一新兴交叉学科,学术界至今并无明确的学科界定和统一的称谓。国外在这一领域英文称谓上也并未达成一致,例如,“Economics of Language”(Marschak, 1965; Grin, 1994,2003; Chiswick, 2008; Chiswick & Miller, 2007) 、“Language Economics”( Breton,1998 ) 和“Economics and Language”(Rubinstein, 2000) 等。鲁宾斯坦是经济语言学研究中的重要学者,其著作《经济学与语言》中讨论了为什么经济理论会与语言问题相关联,为什么从语言的角度看经济理论是一个相关的主题,以及博弈论等问题(鲁宾斯坦,2004)。


  国内对语言经济学的研究是近25年才兴起的,研究者开始时主要是经济学者,后来语言学家也开始注意到这一领域的重要意义。经济学家韦森首次对鲁宾斯坦的著作做了评述,把经济学与语言引进国内。学者许其潮(1999)对语言经济学的产生背景和基本理论观点做了总结。经济学家张卫国在文章中讨论了讨论语言经济学的学科性质与范围,对语言与收入、语言动态发展、语言政策的经济学分析等新兴研究领域进行了总结和探讨,认为对语言进行制度经济学分析是一个极具研究前景的方向,蔡辉(2009)介绍了作为语言学研究对象的语言与作为语言经济学研究对象的语言的主要特征。本文将从政治经济学角度,对政治经济制度与语言之间的相互关系以及语言自身进行分析,尝试建构政治经济语言学的基本架构。


  二、语言与制度


  这里所说的“制度”,不仅包括法律制度、经济制度等国家明文规定的制度,也包括已经潜移默化了的社会惯例、风俗等。语言的研究发展经过了古典语言学、比较语言学、形式主义语言学、功能语言学、认知语言学等几大时期,语言学家对于语言本身的研究(比如语音、词汇、句法)取得丰硕的成果,但语言学家疏忽了语言和社会制度之间的深层次关系。乔姆斯基把合法话语的内在规律转化成了恰当语言实践的普遍规范,避开了关于合法能力之外获得及市场之建立的经济与社会条件的问题,从而忽略了这种建构的社会规律,掩盖了其社会起源。


  布尔迪厄(2000)认为语言交换也是一种经济交换。言说不仅仅是需要被理解和破译的符号(除了在特别的情形中),他们还是财富的符号--意欲被评价和赞美;也是权威的符号,意欲被相信和遵从。在言说的过程中,言说者(生产者)持有语言资本,消费者在语言交流的过程中可获得一定的利润,下面是布尔迪厄(2000)举出的一个关于屈尊策略(strategies of condescension)的例子:


  一份在法国西南部贝阿恩省发行的报纸描述道,波市的市长在一次纪念贝阿语诗人的庆典上,对于会的群众用贝阿恩语发表了讲话,“听众被这种体贴的举动深深的打动了”。


  听众之所以被深深打动,是基于一个大家公认的事实;法语是在正式场合发表讲话的惟一可接受的语言,由此看来,与贝阿恩语相比,法语具有一种更高的权利或地位。市长正式利用了这一点,放弃了这一权利从而获得了利润(即听众被深深的打动了)。语言的这种权利关系也就是语言之间的阶级关系和言说者之间的权利关系(这里所说并非是贬义的,剥削压榨的阶级关系)。市长先生所获得的的利润一方面来自于其自身拥有的已被大众公认的权利,另一方面来自于他在讲话中放弃了这一权利。如果一个农民在此场合用法语讲话,他非但不会获得利润,应该还会受到不会说话的指责,由此可见对于语言能力的得界定完全是社会性的。


  三、社会规约与仪式性话语


  在社会中制度性的仪式处处可见,比如教堂里的结婚仪式、学位授予仪式、奖牌或获奖证书的授予典礼、官员的任命、表彰或解除等各种标签品质的授予,语言生产着存在,具有神圣权利的言辞创造了它所陈述的东西。


  四、社会政治经济与语言


  1.社会政治经济与语言演变和发展。关于语言有无阶级性这一问题,前苏联语言学家尼古拉·雅科夫列维奇·马尔对此做出过评述。他认为语言具有阶级性,是阶级斗争的工具,是上层建筑。不过他的论述矛盾重重,也遭到了诸多语言学家的批判,斯大林对此还专门写了一本《马克思主义与语言学问题》对马尔进行彻底的否定。我国语言学家高名凯在《语言论》中指出语言没有阶级性,但是各个阶级都设法使语言为自己的利益服务,产生阶级方言,比如古代士大夫说话带有一种所谓的“书腔”便和农民说话产生了分别,它们只是语言的一种变体,语言本身不具有阶级性。但不可否认的是语言可以作为各个社会阶级为自己利益斗争的工具。例如英语戏剧大师George Bernard Shaw在戏剧My Fair Lady中的卖花女通过改正其口音成功跻身贵族之列,可见语言对于人身份的一种标识。秦始皇统一六国后的重大举措就是统一了文字,文字的统一促进了身份的认同,有助于国家的稳定和经济的发展。拉法格(1964)曾说,革命家按照情况的需要创造词汇:sans-cullote (无短裤党);thermidorien (热月分子):septembrisades (9月惨案,屠杀巴黎监狱中的政治犯);seterroriste (采取恐怖手段者):Vaildalisme (亡达主义,即摧毁艺术品或文物的行为。


  2.国家语言政策。 国家的语言政策主要表现在语言规划方面。语言规划是国家或社会团体为了对语言进行管理而进行的各种工作的统称(《中国大百科全书·语言文字卷》)。陈章太(2005)认为语言规划的基本含义是:政府或社会团体为了解决语言在社会交际中出现的问题,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地对语言文字及其使用进行干预与管理,使语言文字更好的为社会服务,我们要理性看待语言规划。纵观世界语言英语的崛起与经济全球化紧密相关,一门语言能不能繁荣发展与以说这门语言的社会经济的发展和影响息息相关。


  五、结语


  语言经济学的关系可以从人力资本、博弈论等经济学角度做出一些说明,但这些还远远不够。近年来经济学中兴起的制度经济学制把制度作为研究对象的一门经济学分支,经济学家科斯指出经济学应该做的主要事情就是研究经济制度,交易成本依賴于一国的制度,如法律、社会或经济制度。为了提高经济效率,人们不断地反思已有制度存在的缺陷并加以修正。而制度又由语言来体现,这也是语言学发展的又一个新方向。


  参考文献:


  [1]Breton, A.Economic Approaches to Language and Bilingualism. [M]. Ottawa: Canadian Heritage,1998.


  [2]Breton,A.Economic Approaches to Language and Bilingualism. [M]. Ottawa:CanadianHeritage,1998.


  [3]Chiswick, B.The Economics of Language:An Introduction and Overview. IZADiscussion Paper,2008,3568:2-3.


  [4]Chiswick, B & Miller. The Economics of Language:International Analyses. [M]. New York:Routledge,2007.


  [5]Grin, F.The economics of language:Match or Mismatch. International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1994,15(1):25-42.


  [6]Grin, F.Languae Planning and Economics. Current Issues in Language Planning,2003,4(1):1-66.


  [7]Marschak, J.“The Economics of Language.” Behavioral Science, 1965,10(2):135-140.


  [8]Rubinstein, A.Economics and Language:Five Essays.[M]. NewYork: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00.


  [9]布尔迪厄。言语意味着什么--语言交换的经济[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0.


  [10]陈章太。语言规划研究[M].北京市:商务印书馆,2005.




硕士毕业论文写作

道义论文网

地址:长春市高新区吉大北门剑桥园西区9栋103室

Copyright @ 2015-2016 道义论文网 专注论文代笔服务!

本站专注于代写硕士论文,代写毕业论文和职称论文发表服务! 本站所有论文范文资料均来自部分期刊杂志以及网上共享资源,所有论文资源仅免费供个人论文写作参考使用,严禁非法用途及商业性使用。如有损害您利益行为,请联系指出,道义论文网会立即删除相关内容!